崇祯通宝,明毅宗朱由检崇祯元年(1628-1644年)始铸。 《续文献通考》载∶天启七年12月,户工二部进崇祯新钱式,帝令每钱一文重一钱三分,务令宝色精彩,不必刊户工字样。

钱文真书,通宝之“通”字有单点、双点之分。

计有小平、当二、当五,当十型等大钱数种。

其种类极多,版式繁缛,开创货币的个铸币高峰。 在众多崇祯钱中,背星纹式乃为其中常见品种。

其中缘宽窄,遗存较丰。

然,其中有一枚小平背星,乃为珍罕,谱载曰:“雕母,罗伯昭旧藏,现归历史博物馆馆藏。

”可见,乃祖乃母尚有存世,并为珍罕。

此枚雕母孙辈钱无数,遗存丰厚,其制式为面中缘宽窄,背阔缘穿上铸星纹。

再加检索,有阔缘折二型光背制式存世。

然余皆不见阔缘折三背星纹者,因阅谱阅历之限,未曾,抑或是由于崇祯钱版式过于繁缛,种类太多,竟无一谱可尽载之缘由。 是故,面对帐下之品,即不可等闲视之,或乃首见之式。

本展赏,乃一枚崇祯通宝阔缘背星钱。 其品精美异于常品,红铜材质,铸制规整而具非凡之相。 但见钱体几无砂眼,通体泛红;其铜色包浆熟旧,油亮有加,润泽似玉,盎然传世品貌,目光着体,大门矣。

再至深入鉴赏,其钱文书写端庄,笔划,起收自然,书式乃双点“通”,“示”旁“祯”。

其中为独特之处乃为“崇”字下“示”第二横奇长。 此写法在崇祯钱中不为多见,经比对,此“崇”字写法以及其它三字写法,与现藏于历史博物馆那枚小平阔缘雕母如出一辙。

至此,其钱文书意,可查有前因。

是故,可至再开一门。 步不此停,再迈一进。 目观镜察,可见钱文纤细,笔划间距较大,字划清晰,字廓凸起;正背地章亦向上凸起,再与其整体精整之铸貌结合辨识,此不是一枚精美之铸母钱,还能是什么?!综上所述,本品乃为极其罕见之“崇祯通宝阔缘背星纹折三铸母”钱,其诸般特征,难以置疑。

唯人会问,既然铸母现身,为何不见背星阔缘折三子钱?此问难怪,细想并不奇怪,一曰,此式在雕母至铸母阶段,即行停止续铸;二曰,此式子钱仅为试样,即行停铸;三曰,此式子钱铸量菲薄,存世罕少;四曰,民间早有存世,然未得著谱者藏或获知,至未入谱介绍。

诸如此类,历类似泉事,并非鲜见矣。

创见之品或者新版式现世,正确的认识,乃为紧紧围绕实物,辨识其诸般特征,若无明显疑点,即不可言伪臆。 鉴于崇祯泉版式繁缛,铸量可观,然雕铸母钱发现甚少,这和随后之清钱雕铸母钱存世相对较多形成极大反差,对此,竟未见多少研究,故此不揣冒昧,以为这可能与崇祯乃明后一帝,此似乎与清初入关夺取天下,基于战乱和原因,明铸钱局及至所存钱档普遍损毁有关。 因此,崇祯钱无论雕母或是铸母钱的发现,皆具有较大意义和价值。

本品即如创见,其形制和母质,诸般特征难以存疑,堪称极罕之崇祯珍母。 其综合价值并不低于历博小平雕母,当为崇祯钱谱系再添一式,再补珍种矣。

上一篇:华为助力英国开通首个5G服务,运营商称华为不可或缺

下一篇:多国人士:中方白皮书揭露美国贸易霸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