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回 乾坤大挪移沧狼行最新章节

光阴如梭,一百多年过去了,张无忌早已经携美离去,圣火令也只是变成了传说,一百多年来,历代魔教教主,都没有把乾坤大挪移练到第五层以上,而这圣火令如果想要运用自如,非得把乾坤大挪移练到七层以上的高手不可驾驭,此武器中有古国波斯的上古凶灵,传说可以移山填海,只有乾坤大挪移神功大成,才能驾驭得了。 冷天雄的师父阴步云,当年正是练乾坤大挪移到第六层时,走火入魔而死,临终时才留下遗言要冷天雄接任教主之位,也因为这个传递工作失之仓促,导致教中元老不服,最终酿成了十余年后总护法慕容剑倚等人联手造反,大伤元气之事,但李沧行万万没有想到,冷天雄竟然在三分归元气和吸星大法之外,还练成了这一百多年来无人练成的乾坤大挪移神功,若非如此,他又如何能使用圣火令作为兵器!屈彩凤的双刀这时正好攻到了冷天雄的面前,冷天雄的额头符咒金光一闪,手中的圣火令猛地一挥,正是三才夺命剑中的一招,流风万里,幻出万道金芒,直接击上了屈彩凤的右手阴刀。

刀身上的蓝色寒冰之气,急速地褪去,而这只圣火令,也仿佛是粘住了刀身,屈彩凤只感觉到了右半身的寒冰真气,在急速地顺着刀身流失,而本来迅猛绝伦的这一击,却是被冷天雄生生化解,再也无法递近一步。

屈彩凤猛地意识到,这正是魔教的至高绝学吸星大法,把自己的内力吸走为冷天雄所用,而这圣火令,可以粘住对手的兵刃,让他更好地吸取内力。 屈彩凤心中大惊,但她天资极高,身经百战,以前即使没有见过吸星大法这样的武功。

但也迅速地作出了反应,左手的阳刀一下子火热的烈焰暴起,变刺为削,横斩冷天雄的右手手腕。 冷天雄似是对屈彩凤如此迅速的回应也有点意外。 “咦”了一声,一撤劲,屈彩凤只觉得右手那股一直把自己向着一个力漩涡里拖着的潜劲一下子消失不见,心中大喜,左手刀虚攻三下。 没有与那枚圣火令相交,身形却是急速后退,在疾退的过程中不忘了左右双刀连挥,斩出六七道冷热相交的刀浪,攻向冷天雄,以迫使他无法追击自己。

不过冷天雄看起来并没有跟踪追击的意思,站在原地不动,一身金色的战气若隐若现,左手单手负于背后,右手的圣火令以剑招连挥。

全身上下除了这支右臂,几乎一切都是静止的,那六七道飞沙走石,迅猛无筹,如同涛涛大浪般的刀浪,在他的面前就仿佛冲上了沙滩的浪花,掀不起什么动静,就生生地湮灭在了这沙滩之上。 可是冷天雄的圣火令挥处,却总有些气劲被引地到处乱飞,如同雪狼般的狼爪。

和如同炎魔一样的灼热气劲,或是在地上灼出道道黑痕,或是所过之处,凝霜成冰。 整个空气都被这冰火两重的气劲,扭曲变形,连大地都在微微地震动。

最后两道凶猛的气劲,如同张牙舞爪的巨大战狼,狠狠地扑向了冷天雄,他的额头金光一闪。 微微眯着的双眼一下子暴睁开来,他断喝一声,声音如同远古的猿人在咆哮,隐隐有风雷之声,周身的金光暴溢,把他整个人都裹在一团巨大的发光体之中,再也看不见。

一红一白,一炎一冰两道刀浪,幻为巨大的狼形,狠狠地扑上了这个金色光团,只见光团之中,金光一闪,圣火令狠狠地击中了两道狼形真气,一红一白的两道冰火真气,竟然被击得凌空飞转,向着右方十余丈处,正杀成一团的李沉香和公冶长空而去。

二人正战到酣处,却觉得侧面有巨大的气劲滔天而来,转瞬即至,他们再也顾不得和对面的敌人厮杀,不约而同地向后跳出三步,转而抵挡起侧面的巨大气劲起来。 一匹奔腾的雪狼,向着李沉香狠狠地扑来,一下子就撞上了她护身的天蓝色气团,如同一个大浪头,扑上了岸边的礁石,瞬间碎成千朵浪花,而这一下,生生地把李沉香击退了五步,身形向后一飘,双腿竟然顿不住地,她的脸色一变,却发现玉掌处,竟然已经结起了一层细霜。

还没等到李沉香细想,后面的三道冰浪刀锋,接踵而来,这是屈彩凤攻向冷天雄的杀招,为了摆脱这位魔尊可能的追击,她一咬牙把所有暴气时的内力全部从左右两手的阴阳双刀攻出,阴刀这一下先是以天狼荒原冲为开头,后面潜伏着天狼刀法的大杀招,三狼暴阵突,这是把三道天狼半月斩几乎在一瞬间击出,三道刀浪前后迭加,声势比起单一的刀浪,何止强了三倍?只这一击,世间就极难有人正面接下,冷天雄在用上乾坤大挪移的反转功力时,又把这一刀的威力进行了加强,加入了本身的气劲,更是来势汹汹,毁天灭地了。

李沉香的俏脸一变,她的前后左右的退处已经尽被切断,没办法,只能硬接下此刀,青缸剑上蓝光暴起,用上了全部的力量,蓝色的气劲从剑身疯狂外泄,与那怒涛般的三道刀浪,凌空相击,而她的身形,却是一边打着旋子,斩出剑岚,一边不住地后退。 蓝色与白色的刀浪剑岚相交,在这李沉香退后的两边路上,不停地炸出一个个地小坑,泥土石屑飞舞处,地上刚炸出的深达半尺的小坑里,瞬间就凝结起了厚达寸余的寒冰,就连这些土里给炸出来的蚯蚓和蜈蚣,也很快地被这极寒真气给冻成了僵尸,就连扭动一下,也不可能了。

李沉香一口气连退十九步,几乎给逼到了院墙那里,才堪堪站住,她的青缸剑身上,已经结起了一道厚达两寸的冰霜,剑身已经完全看不见,只有剑柄,还牢牢地抓在她的玉掌之中,可是细心一看就会发现,连掌带柄,都已经凝在了一块寒冰之中了。

上一篇: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王绩《过酒家五首》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