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业与经济增长文献综述和参考文献

因为形势变化的快速性和房地产业受当时政策影响较大,所以对于房地产业与经济增长关系的不同时间段的结果不同。

根据不同阶段的不同关系,基本可以分成2004年以前,2008年以前,从2008年至今。 2004年以前,学者普遍认为经济增长对房地产业的影响大于房地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2004年到2008年,学者们仍然同意经济增长是房地产业的格兰杰因,而房地产业对经济增长的长期均衡没有影响,但是开始出现了对东、中、西部房地产与经济发展关系的分区域研究。 2008年之后,研究方法更加多样,也出现了很多对省级、市级区域房地产业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研究。

此阶段,大部分城市房地产对GDP的贡献率都超过了10%,滞后期1年或2年时,房地产投资是经济增长的格兰杰因。 表明房地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力显著大于2008年以前。 38807早在2000年,王勉、唐啸峰就研究了1987年到1998年房地产投资与经济周期的相关性,发现在当时,国民经济增长率对房地产投资波动具有决定作用[1]。 2003年,我国房地产货币化改革后,经济第一次被认为出现泡沫,政府开始大规模调控,皮舜、武康平(2004)研究了当时房地产市场交易额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这是第一次对房地产市场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 他们的结果显示房地产市场交易额与经济增长有双向的格兰杰因果关系,房地产市场有力地带动了经济持续增长。

他们认为如果房地产市场与经济增长不存在格兰杰双向因果关系,政府可以从控制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出发,约束房地产市场发展。

如果存在格兰杰因果,决策者为了不损害经济增长,对于房地产市场的风险的只能从制度创新的角度化解发展中出现的问题[2]。 这种观点放到今天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下仍然有提纲挈领的作用,而如何从制度创新的角度控制房地产业风险,仍然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

沈悦、刘洪玉(2004)对我国1995至2002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和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进行研究,结果显示为,GDP对房地产的开发投资额存在明显的单向作用,GDP的变动对于房地产业发展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其他因素无法与之抗衡,当时房地产投资已经占到固定资产投资的%[3]。 这种看法得到刘红(2006)的支持,GDP是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格兰杰成因,而房地产开发投资不是GDP的格兰杰成因,房地产投资基本以短期波动的方式影响GDP,长期的均衡的影响能力不明显[4]。 源^自(六维:论)文*网年到2008年,我国经济、特别资本市场的蓬勃发展,使得房地产业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况伟大(2010)使用全国的35个大中城市1996-2007年的经济数据比较了房地产的投资、信贷和GDP的相互关系。 他认为经济增长对房地产投资的影响大于投资对经济影响,即经济增长出现波动,会导致房地产投资产生幅度较大的波动,反之房地产投资额的变化不会引起经济增长大幅度变动;消费者的房地产购买行为对经济的影响大于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影响[5]。

黄忠华,吴次芳和杜雪君(2008)对1997-2006年31个省的面板数据的研究显示,1997年到2003年房地产投资对GDP贡献从%上升到%。

2004年到2006年后小幅回落。 无论全国还是区域,房地产投资都引起经济增长,平均贡献率均超过了10%。 同时,东部和西部,经济增长也带动房地产投资,但中部经济增长并不带动房地产投资[6]。

同样使用划分出东、中、西部地区的研究方法,孔煜(2009)研究发现,我国的东、中部地区的房地产投资和经济增长是互为因果的关系,而西部地区房地产投资和经济增长并没有因果关系[7]。 Chen等也认为,房地产经济的影响不同地区有很大的不同,在经济欠发达、城市化水平较低的西部地区,住房投资对经济的推动效应远低于非住房投资[8]。 房地产业与经济增长文献综述和参考文献:。

上一篇:公司出纳职员个人月度工作总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