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日本“童子军”

二战中的日本“童子军”时间:2016-09-0222:57来源:作者:拿破仑7656点击:次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开始全面侵华,日本政府为补充兵力,采纳了激进的侵华分子东宫铁男等人得政策建议,向中国东北输入日本未成年人,组成关东军的“童子军”。 1934年,日本殖民主义者以“开拓增产”为名,在中苏边境的饶河地区组织了“忧国前卫军青少年突击队”,建立起“大和北进寮”青少年移民村,拉开了日本青少年义勇队移民东北的序幕。

1938年1月,日本拓务省颁布了《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募集要纲》,规定,“募集的对象为日本内地各县16岁(生日大者可在15岁)至19岁(生日小者可在20岁)的青少年。

”此纲要发表后,日本的各种报纸、杂志争先恐后地吹捧义勇军是“少年屯田兵”,以建设“大和民族为核心”的王道乐土为使命。

日本政府通过电台播放《我们是年轻的义勇军》、《满洲开拓之歌》等歌颂“青少年义勇队”的歌曲唤起青少年的进军“满洲”的热情。 1938年,日本拓务省制定了《青年团关于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的实施事项》,提出:“对适龄青少年进行调查,对未提出申请的具备条件的要进行‘劝说和加以鼓励参与’,青年团干部要深入到‘各部落及适龄者家庭恳谈’,召开其父母兄弟联席座谈会。

”42殖民统治者尽可能扩大对应征适龄者的募集范围,目的是最大限度的劝诱、鼓功青少年应募。 在帝国主义者的喧嚣中,许多青少年带着狂热的“献身精神”,纷纷报名参加“青少年义勇军”。 “首次报名者竞达9950人,是第一次募集5000人指标的近两倍,最后超额录取7700人。

到1938年5月末,募集者已达14863人”。

43之后满洲各训练所横行“屯垦病”的消息传入日本国内,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许多家长和青少年识破政府的阴谋,报名人数急剧下降。 日本政府为保证青少年移民按计划送出,“采取‘半强制’的政策,要求各县必须组成中队,郡编小队,组成所谓的‘乡土部队’,强令各县、郡完成任务。 从1940年至1941年,‘乡土部队’,尤其是其中的‘乡土中队’成为青少年义勇军的主要编成形态”。

44到1945年止,由日本内原训练所送到伪满洲国的训练人数约为86530人。 日本是温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气候温和,青少年移民无法忍受东北地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漫长寒冷,有的人被冻伤,有的人被冻掉手脚甚至被冻死;队员们以高粱米和少许的小米为主,基本没有蔬菜,正处于青春期的队员们加之高强度的军事训练,身体日渐羸弱;训练场所条件简陋,卫生条件极差,导致阿米巴赤痢等多种疾病流行。

训练所实施统一的军事化管理。

“每天上午5点半起床,6点到7点全员集合点名、升国旗、齐唱‘君之代’、背涌‘教育敕语’做日本体操等。 7点l0分吃早饭,8点半到11点半进行学科、教练、武道、作业等的学习和训练,然后吃午饭。 午后1点半至5点半,作业、教练、武道,6点半吃晚饭,7点半至8点半入浴、读书、唱歌、吟诗等,8点半点名、礼拜,九点就寝熄灯”。 45队员不仅军事训练繁重而且还要昼夜轮流持枪站岗放哨,日本法西斯政府急功近利,泯灭人性,如此高强度的训练成人都难以忍受,何谈青少年与儿童。 在干部与队员、新老队员之间存在一种绝对的军国主义等级压迫关系,少年在训练中稍有差错,不是体罚,就是被殴打,野蛮残暴程度令人发指。 在严酷的地理环境和远离家园的思念中,在繁重的军事训练和艰苦的生活环境下,屯垦病在队员中滋生蔓延。

有的人对政府充满失望和不满,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受骗了!是谁畜牲!我真糊涂!”46有些队员情绪低落,长期失眠或整日昏睡,甚至对生活绝望而自杀。

曾在孙吴训练所做过寮母的上条回忆:“在某一个秋天的早晨,我去训练生宿舍,一进门看见一个少年倒在血泊中,身旁有一支步枪。 原来该少年把枪挂在地上钉的一根木桩上,用脚勾动扳机,击中自己的头部。

”有些队员通过创作歌曲来发泄自己心中的苦闷与悲伤或者从各种暴力行为中寻求刺激和安慰。 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苏联红军“进军”东北。 日本帝国主义为“巩固防线”,把一般移民团中凡是具有战斗能力的男人全部强行拉往前线作战。

作为“关东军后备军”青少年义勇队更是“理所当然”难逃战争炮灰的宿命。

青少年移民团中除了病弱的青年从事移民的建设以外,其余都强征入伍。 面对苏联气势如虹的坦克兵团,青少年早已毛骨悚然,没有任何战斗力,构成的防线顷刻间被苏军瓦解,三分之一的青少年义勇队员瞬间失去了生命。 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战败,关东军仓皇逃跑,义勇队员被日本统治集团所抛弃。 义勇队员在东北四处逃亡,有的集体被苏军坦克歼灭,有的被抗日武装民众击毙,还有大量地冻饿病死。

上一篇:中国股市规模为何超过欧洲

下一篇:2018年全国保障性安居工程财政支出同比增长46.4% 情感咨询行业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