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海外地人眼中的高考

一个上海外地人眼中的高考时间:2016-05-2717:33来源:作者:大皮皮点击:次  最近微博与朋友圈等很热闹甚至紧张,魏则西事件、雷洋事件,高考名额调配方案等,每个话题都能引爆朋友圈。

魏则西事件过于哀伤不想提;雷洋的事情太敏感,况且尸检结果还没出来不敢妄加讨论,倒是国内高考情况的可以聊聊。 我只是陈述我这些年的见闻。

我老家在农村,高中才就读于一家小县城中学,大学在本省读的,后来考到上海,在上海学习与工作期间还辅导或指导过初高中甚至大学等不同阶段的学生功课或课题,我亲身体验到了中国各个发展程度不同的地区在教育资源上的差异。

所以如果你觉得我描述的现象不公平,那也请注意,我,就是你所说的不公平遭遇的曾经实际经历者、承受者。 看看又是一年高考临近,今年占据各大媒体头条的不再是考生紧张备考,家长陪考之类的话题了,而是各省市大学录取计划的名额调配方案。

家长集会,堵教育部门的核心诉求就是本省名额减少了,咱娃考大学更难了,同时还有对北上学生更容易考上大学的不平衡心态。 事实果真如此吗公开数据显示,上海从07年开始到15年高考本科录取率基本稳定上在75%左右,相比9年前报名人数减少一半左右,而在沪高校计划招生人数也是缩减一半左右的。 北京这些年的录取率也与上海类似。 再看安徽高考录取率的数据,安徽从08年开始到15年高考本科录取率从34%稳定上到39%左右。

乍一看,啊,差距这么多,安徽高考难度是上海的一倍呢,有这想法的人要么是完全不了解两地的高中差异要么是没有基本的小学数学知识。 安徽与其他省份这几年的高中情况是,只要你愿意,每个初中生都可以上高中,三年后都可以参加高考,而北京上海残酷的现实是初中毕业生如果中考不达高中控制线的话是上不了高中的哪怕是最差的普高,残酷的是有近一半初中生是达不了控制线上不了高中的,只能上中职(所以外地只看到北京上海的高中生相对轻松,没看到初中生的苦逼。 )。 而各地高考录取率的计算是以高中毕业生总人数为分母的,到此,正常人就可以看出了,按照安徽等地的算法,用所有十七八岁高中毕业年龄段的人来计算北京上海高考录取率的话,75%的数字必须是要打将近5,6折的,北上高考本科录取率也就是只有38%左右,跟安徽的差不多,即使稍高些也是合理的,毕竟北上考生都是非农,考不上都没地可种。

好在北京上海暂时还有足够的国企安排那些中考不理想的中职生就业。

而安徽算是高考比较难的省份了,其他省份的录取情况大多只会比安徽的更好。 由这些数据可以得出结论,总体本科的录取率安徽基本与北上持平了,暂时的优势可能在于一本的录取率比外地高些,另外北上高中保送大学的学生没统计在高考录取率中,这一比例也不小,所以外地省份是比北京上海高考难些,但也没有舆论所误导的难易差距那么大。 反过来说,考上大学又怎么样这两年的就业形势大家也都看到了,一般大学本科毕业找工作竞争力与入职后薪资跟没学历的社会人员差不多,甚至重点大学冷门专业也一样,单从经济的角度看,上了这些大学毫无价值。

就我在上海多年的学习与工作生活经验来讲,尽管交大复旦在上海的招生比例远高于外省,但是对于很多土生土长的老上海而言,交大复旦还是那样遥不可及。 甚至可以讲,复旦交大在上海的招生名额,多数被那些早些年通过自己努力考入上海、留在上海的外地人的后代所瓜分。

我在这边做中学老师的同学最多,其中一些还是任教于名校,他们更是一入职就发现了这个规律,规模大的学校会按照学生入学成绩分班,把同一年级多个班级分三个层级,一般成绩上层的叫创新班,中等的叫实验班,成绩最差的叫平行班。

分好后通知开家长会后发现,创新班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家长都是新上海人,也就是外地考生二十年前考大学进来毕业后留下定居的;中等班家长多是世代本土的上海人;垫底班家长多是农民工。 学习好的学生不是刻意教出来的,往往是熏陶出来的。

教育程度比较高的父母、老师熏陶出成绩好的学生,容易太多了。

上海的职场也同样是这种现象,老总多是外地或外籍人士,上海土著多在单位中层或普通职员,外来务工者多在不太正规的小公司或劳务派遣与外包。

实际上,上海学习最顶尖的学生能力是非常强的。 而且上海最优秀的学生一直是选择直接出国,而不是上复旦交大。

外地高中考生的确比上海考生付出了多得多的努力,但是他们多出来的努力并没有用在学习新知识与探索上,只是重复性的训练以求高考时少犯错误而已,而他们将来的上海同学,有不少已经在大学的课程上走了很远很远了,尤其是在一些实用性的学科英语、计算机、电子甚至近年流行的互联网金融与软件学科上。

入读大学以后相比于外地考生文化课成绩普遍挺好不同,一般上海本地的考生个别成绩拔尖,大部分在平均水平以下,小部分成绩倒数垫底,但毕业后找工作,上海本地生源找的工作却普遍优于外地学生。 原因肯定有语言、户籍乃至社会关系的优势,但更大程度上在上段所述的实用性知识与技能上的优势。

又有点扯远了,再回到家长堵教育部门大门的话题,有些外省家长认为教育部歧视自己所在的省份,方案对自己所在省不公。 但又有多少人想过,如果说是教育部给贵省名校录取名额分的少就是在歧视你省,那为什么境外名校与港大之类的也要歧视你省港大与欧美名校们该都跟教育部没有任何关系吧美国的教育部都管不了哈佛斯坦福,中国的教育部却能管得到那为什么这些境外名校每年从北上录取的学生数远大于外省以港大为例,港大每年给上海名额30多,给整个安徽还不到10位,而上海的高考报名人数还没安徽一个阜阳地区报名的人数多。 港大名额也这样安排怨不了党国了吧所以有劲也去港大闹呀,也去哈佛与伯克利闹呀,但即使闹成功了,这些境外名校把你家小孩招去,照样还会有不少人因种种文化与学习生活习惯不适而退学,就像前年辽宁文科状元从港大退学一样。 这样的情况多了,这些名校怕麻烦与影响声誉自然会用脚投票而缩减录取名额。

我并没有表达“上海人考复旦交大更容易是合理的”这样的观点。 中国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的确有一段基础教育的黄金年代,但是这段黄金年代已经成为历史,落后地区和大城市在基础教育上的差距是在不断拉大的。 以安徽为例,曾经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在各个城市、县城是比较平均的。 但是这些年,清华北大在安徽的招生名额日趋被省会的几所超级中学垄断,而一般的县城们,年级第一的能考个科大就放卫星了。 无论什么时候,绝对的公平就是最大不公平,就像当年的平均主义大锅饭。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教育与社会其他方面不公的根源在于贫富差距而不是某一项制度或方案的不合理。 你有钱在北上投资一定规模,整个公司招批人纳些税,就可以拿到当地户口,小孩就能在北上参加高考;已经有北上户口能拿出近千万买个学区房,就能享受到更精英的基础教育。 现阶段中国几乎所有感觉不平等的地方根源都是社会财富的分布不均。

加之其他领域(医疗,养老等)的类似现象,现在很多人感觉过得苦逼,抱怨各种体制制度不完善不公平,国家层面眼下是内外局面都不轻松,内就不说了,外有南海与湾呆搞事,国内不稳最近流传说是有境外势力作祟,不管阴谋也罢阳谋也好,老百姓何去何从可以看看伊拉克、利比亚、乌克兰之类的国民日子就知道。

中国共产党再有种种不是,但世上再找不到任何一个政党或组织能比它更希望中国能早日实现民富国强的了。

我们草民现在能做的也许就是不信谣不传谣,不起哄不闹事,应该就算是现阶段爱国主义精神的新诠释了吧。

上一篇:2019年中考衡阳市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方案(5)

下一篇:一表双面 HUAWEI WATCH GT与你一同体验双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