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六十四章 布局之人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天子诏书念毕,百官叩拜齐颂天子圣明。

吏部尚书严清先道:“陛下,以社稷为念,百官幸哉,灾民幸哉,天下苍生幸哉。

”严清素来刚直不阿,而这番话是由他从心底道出,诚恳至极。 要知道严清为三朝老臣,从没有如此不吝啬赞美之词的称赞过一位君主。 但今日他如此称颂天子,可谓是破天荒的。

看着严清老泪纵横的样子,天子也是感动。

兵部尚书张学颜亦道:“臣为九边将士,谢过陛下,太后隆恩。 ”说完张学颜一叩到地,拖欠的九十万军饷得补,还有五十万两的赏赐一并发下,如此九边的士兵至少可以过一个好年了。

数十万驻守九边的将士,因此而受益。

户部尚书杨巍也是站出来道:“此乃大明列朝先帝都未有之事,陛下今日之举可迈尧舜。

”杨巍身为户部尚书,是最知道国库的难处的。

自从设立内库太仓以来,明朝的天子几乎往太仓里捞钱的,补贴内库的。

却很少有如此一口气划出三百九十万两银子,用于国事。

他刚担任户部尚书不久,即收到天子送出的大礼包,那等激动雀跃的心情,怎是他人可以比拟。 刑部尚书潘季驯则是躬身道:“陛下,臣素知河工之难,有了这笔钱,必能造福黄河两岸的百姓啊!陛下圣明!”有了几位尚书挑头,百官更是齐颂天子圣明。

天子圣明这样的话,天子即位以来听了无数次,但偏偏这一次却听得臣下所道是那么的诚恳,那么发自肺腑。 天子目视四方,倍觉欣慰。

不过下方也有官员,不屑地道,林延潮不惜死谏,我等众官叩阙,不过将五百九十万减了三百九十万两。

潞王大婚仍用去两百万之资,一个藩王大婚用去隆庆年一年太仓的岁入,我等反要在此感激不尽,口颂圣明吗?黄河两岸百姓连一碗几文钱的粥都吃不起,潞王却可以如此铺张,这是什么世道?一旁官员则是劝道,如此已是足矣了,陛下与太后作到这一步,已是难能可贵了。 发牢骚的官员,毕竟是少数。

不久后天子离开皇极门,早有性急的官员急忙离开,向其他官员们奔走相告如此大好消息。 与那些争相邀功的官员不同,海瑞,海刚峰待天子离去,也是一整袖袍,一声不吭离开皇极门广场。

众官员们目送海瑞离去,虽知海瑞不好亲近,但心底都是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王家屏,于慎行,顾宪成等官员见海瑞不发一词离去,自己也不好意思提这倡事之功,但几十名清流官员却激动着围着他们,慷慨激昂地说着心底激动之情。

于慎行知若非海瑞上谏,自己可能还在胆怯,不敢上书。 他因此而自责,面对众同僚的恭维,脸色难看地说了几句就走了。

倒是王家屏,顾宪成,朱赓,沈一贯他们相谈甚换。

不过对于顾宪成,另外三人都是颇有看法。 昔日张居正在时,顾宪成没有奉承张居正,张居正倒台后,已是替他积累了不少政治声望。 这一次他是第一个仗义出面,相救林延潮,更是为他博得了敢于直言,护持同年的名声,加上为民请命,削潞王大婚三百九十万两之费,一系列事加在他身上,令人觉得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而王家屏,朱赓,沈一贯他们事先串连,纠集官员,准备上谏,却好似成了顾宪成的铺垫一般。 这令他们不由有所失望,但他们都是有道君子,不会因此忌恨。 相反众官员因这次同心协力,更结下了某种同党之情谊。

经历这样大事,大家不免心情激动,相互吹捧,互推功劳,这也是人之常情。 到了这一刻大家却有些将上书谏事的林延潮忘却了。 大家提及林延潮时,也多是以为朝廷这一次能拨乱反正,林延潮可谓首功,而且林延潮还帮天子除去了太后和潞王的威胁。

天子想必不仅会赦免其罪,甚至会加官进爵,更加得到天子的信任。

之前林延潮已是天子最亲近的大臣,又经这一事后,飞黄腾达还不指日可待。

大家心底都是羡慕嫉妒,但林延潮不在场,大家也没多提林延潮的名字,免得自己风头被他盖过了。 而在东阁中,张四维,申时行两位阁老而是站在窗边,看着广场上兴致未尽,不肯散去的年轻官员。

张四维负手看了一阵,然后道:“这场大戏终是唱完了。 ”身后的申时行道:“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张四维转过头来看向申时行。 但见申时行如他转身之前那般,依旧是恭恭敬敬地侍立在身后。

张四维目光中露出一抹柔色道:“今晨接到家信,老夫不出两个月就要回乡,这是要退位让贤了。

汝默,先恭贺你了。

”申时行道:“凤盘兄,令尊之事,时行是有心无力,此刻唯有希望老大人少受些苦楚。 若真有这一日,朝堂上的事,时行战战兢兢替兄维持,萧规曹随至直兄回京之时。

”张四维道:“汝默,你一贯小心谨慎,处事不走偏锋,由你来当这首辅,吾心甚慰。 只是老夫在阁八年,晋元辅之位不到一年,却整日忙于勾心斗角,于天下百姓与国事实无一益,真思及愧疚不已。

”“望汝默你以老夫为戒,好好辅佐皇上,匡扶天下,吾以社稷国事相托了。

”说完张四维向申时行一揖,申时行也是还以一揖道:“凤盘兄言重了。 其他不讲,就以今日之事而言,凤盘兄力谏天子,太后,一力促成纳谏,将来青史上必赞兄一笔。 ”张四维捏须笑着道:“汝默,你抬举我了,此事又非老夫一人所能成的。

你在慈宁宫中也相助甚多,再说这首谋之人也并非是你我。

”申时行知张四维所提的首谋之人是谁,他道:“凤盘兄过谦了,你才是布局下棋之人啊。 ”申时行说完,见张四维突双眼微眯,用一种阴柔的目光看着他:“是吗?但老夫当初可没有授意,在奏章上弹劾潞王!”。

上一篇:白先勇携手众多学者 探讨年轻人如何读《红楼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