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息事宁人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萧翠心用契丹话大叫道:“且慢!你们可知我是谁?”话音刚落,就从腰间取出耶律德光送给他的金牌。

那些契丹士兵望见金牌之后,不觉大吃一惊,连忙将举起的弓箭放下。 那契丹将军以为士兵受到蛊惑,上前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放箭!”士兵们仍然无动于衷。 萧翠心举起令牌说道:“我乃皇上的亲侄女,前营统帅耶律阮的妹妹。

你们谁敢轻举妄动!”萧翠心手中的金牌,只有太子耶律璟和公主耶律钟盈才有。 契丹的郡主何止百人,耶律德光单单赐予萧翠心金牌,可见她在皇室中的崇高地位。 那契丹将军与萧翠心近在咫尺,这时定睛一看,发现她手中的金牌千真万确,这时吓得双脚发软,连忙躬身说道:“不知郡主驾临,属下有失远迎。

方才言语多有冒犯,还望郡主赎罪!”那些契丹士兵听了统领的话,全都跪下说道:“还请郡主开恩!”萧翠心将金牌放好,然后说道:“还好你们认得这块金牌,不然我这个郡主就死在你们手中了。

好了,你们平身吧!”那个契丹将军起身后,颤颤巍巍道:“多谢郡主既往不咎,属下定当肝脑涂地,为郡主效劳!”萧翠心板起脸,故意说道:“你先别向我谢恩。

本郡主可以放过你,难保皇上不治你罪!若想息事宁人,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那契丹将军此时心中犹如巨浪翻滚,小心翼翼地说道:“郡主,请问是哪三件事?属下都定当竭尽全力去办。

”萧翠心见此人已经上钩,方才轻声说道:“你听好了。 第一、尽快安葬好死难者的尸体;第二、务必优待石重贵一行人;第三、千万不要暴露本郡主的行踪。

”那个契丹将军连连点头,等到郡主讲完,立刻安排人去办。

乐异扬走过去,好奇地问道:“萧妹,你跟那契丹将军说了什么,竟让他如此俯首帖耳。 ”萧翠心如实告诉乐异扬,然后做了一个鬼脸,说道:“扬哥哥,我本是契丹人,却帮你们晋国人的忙。 要是叔父和哥哥知道,又要怪罪我了。

”说完欣然一笑,将自己的郡主身份忘掉,又成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

契丹士兵掩埋完尸体后就动身出发。 郭荣望见渐渐消失的人影,自责地说道:“皇上,郭荣办事不力,没能救你出来。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乐异扬走到他的身后,安慰道:“郭大人,生死有命,不可强求。

萧妹已经嘱咐那个契丹将军,皇上定不会再遭不测。 ”郭荣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愿如此。

”郭荣转过身望着萧翠心,过了片刻才说道:“萧姑娘,没想到你竟然是契丹郡主。

今日承蒙搭救,郭某感激不尽!”萧翠心微微颔首,不好意思地说道:“郭大人严重了。 你要谢就谢扬哥哥吧。

若不是他要来助你们一臂之力,我也不会跟过来了。 ”郭荣点点头,说道:“萧姑娘言之有理。 ”乐异扬一边听二人谈话,一边环顾四周,惊讶地问道:“怎么没有见到梅大哥夫妇?”郭荣心头一酸,抬头说道:“乐公子,实不相瞒,随行的御林侍卫,加上梅九通夫妇,除了我一人,全都殉难了。

”他指着悬崖说道:“梅九通夫妇,还有杜迟公子,都跌落到山崖下面,恐怕已是尸骨无存!”乐异扬头脑一片空白,几乎站不稳身。

萧翠心听到“尸骨无存”四个字,当即晕了过去。

乐异扬见状,急忙深吸一口气,用手挽住她的腰,将她扶起身来。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萧翠心才苏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第一句话便问:“扬哥哥,翟姐姐他们真的死了吗?”乐异扬安慰道:“萧妹,你先不要着急,只要没有见到尸体,梅大哥等人就有一线生机。 ”萧翠心缓缓起身,走到山道边上,望着深邃的悬崖,摇着头说道:“这么高的悬崖,肉体之身怎能幸免于难?”但她还存有一丝的侥幸,要亲自下去寻找。

乐异扬明白未婚妻心中的痛苦,毕竟她与翟镜月朝夕相处十余年,两人早已情同姐妹。 郭荣有箭伤在身,又经过一番恶战,而今已是筋疲力尽,于是说道:“乐公子,萧姑娘,不好意思,郭某身体欠佳,不便一同前去,还请见谅。 ”乐异扬道:“郭大人见外了。

你受了重伤,应当好好养伤。

这里是荒郊野外,不如到寒舍小住几日。 寒舍就在梅大哥家的隔壁,你顺路返回很快就可以到达。 ”郭荣想起那日在梅九通家的情景,连连罢手说道:“梅大人已经被我害死,郭某还有什么颜面再去疗伤。 ”说完走到树林里,牵出一匹骏马。

乐异扬见他身体尚弱,关心地说道:“郭大人,你的箭伤很重,不能长途奔波。

”郭荣心意已决,说道:“中原已被契丹侵占,我郭荣不能留下了。

如今晋国只有河东一席之地尚存,刚好我父亲在北平王军中任职。

我就去河东太原府了。 ”郭荣养父名为郭威,是河东节度使刘知远的心腹大将。

郭荣此番前去,正是为了说服刘知远出兵匡复晋国。

乐异扬见他要去太原投靠亲人,便不再加以阻拦,心中想起好友令狐城,于是说道:“郭大人,在下有一事相托,还请成全。

”说完伸手进怀中摸了一会,却什么也没有找到,不禁皱起眉头。

郭荣在马上等了片刻,问道:“乐公子,你在找什么呢?”乐异扬耸耸肩,笑道:“我的好友令狐城在太原军中,我本想让你替我给他带封信,哪知写好的信不翼而飞了。

”郭荣道:“你放心,我已记下他的名字,若是此番正好遇见他,我一定转达你对他的思念之情。

”乐异扬拱手道:“如此就麻烦郭大人了!”郭荣点点头,说了声“后会有期”,就挥着马鞭扬尘而去。

上一篇:温一壶岁月,捻花对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