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朦胧,一杯茶水占满窗台

一纸街头潮味,密码被清夜摁开,梦非梦。 迷离中,生活的形态模糊了时日。 心是一首行谣,音调细微匀称。 天影凝滞在眉间,局部的私衷可调配成精华,魅惑的闲霄,红轻绿淡,一杯茶水占满整座窗台。

斑斓退却,窗沿下浮荡着几许幻意,轻轻叩问一声,知己何在。 透过宁谧,低首看大地黝暗,仰面望天河旋转。

一幅简单的速写,几分迷茫,既可这般勾勒,也能那样描摹。 尽管底色混沌,丝毫没有错过完整,综括离合,攀出了花纹。 微光里,路灯宛如一缕素洁的心思,在美丽中定格,那些日月的风风雨雨宁息下来。 尽情研一池墨,谱写一曲心海的歌,悠悠渡往命运的彼岸。

赤手涂鸦,暗香没有轨迹,几只归途的飞雁,轻轻掠过了灵魂的边缘。

把情意种进隐约的花丛,怆怆然,一定会繁荣成念念不忘的风景,并能淡去一场曾经的孤愁。 季节始终在心中绽放,即使是打马观花,也路过了一程。 此时的静默,是为了远走甜馨一端。 满树旖丽间,枝条长满莹光,摇响一帘深秀,感谢生活。

抑或,叶已苍老。 口边的故事重复了千年,鸟语入住巢中,无须偷听。 雪亮的月牙好似沾着玉露的旗角,激活人间每一个沉寂的小点。

握住一壶酒,慢饮几盅小夜曲,完成一次极为重大的自我修练。

一架花暗谢几朵,并非年事了结。

晚行的流水磨砺着无数石头,洗涤荒昧,滋润草木性情,晕染着眼睫,浅笑轻柔。

回首时,北风横吹,雪上眉梢,岁月匆匆,万家灯火。 想象扶摇,穿过玄宵几重,探询明天的路。

一个身影填补了小巷的空白,昏沉里现出泪的痕迹,惋叹唏嘘,思想如藤游动。

楼下的玉兰树落叶纷纷扬扬,气流逆着方向上溯,桠杈在深情回忆上一个时季,甚至牵动了去年。

许多事物列队走出心底,雅室菲微,书香飘逸。

看眼前,一色的绀青,人世间依旧江湖万象。

日与夜各为一个环节,裁一段芬芳,续三生情感,刻骨的人生莫要潦草从事。 月光走过来,给苦命的哲学家留下一个背影。 静静的,满掌夜色,利落剪辑,简单本是生命的出发点。 几番深意,推出年轮系列,在一组感触中萌发,引出无数话题。 垒砌一行小字,权作日志,藏于记忆。 寻思中,夙愿轻轻摇动了凡尘,追想着散失的光阴。 蓦然挥笔,夜风回暖,借几许诗情写意。

率性翻开喜爱的一页,等黎明晾晒。 心情千般,小日子安好。

几度夜来夜去,都是谋面的缘份,一粒亮光泅过漂泊的岁月,蓄满了内在的情愫。 热情面对一场实景演义,阑珊几处,天朦胧,心朦胧。

上一篇:人到中年万事休,辛苦劳碌几十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