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坛》中的灯谜(转载)

    江更生  《上海书坛》是一份创刊于上世纪40年代末的专门介绍苏州评弹的小报,8开4个版面,起先为周刊,后增为半周刊,由当时东方书场的主管高尚德经营。 报纸虽小,内容丰富,有披露书场信息,有推介评弹艺人,有闲话书坛掌故,有月旦演员书艺等文字,撰文者多为耽迷评弹的文人,诸如陈灵犀、秋翁(平襟亚)、横云阁主(张健帆)、周游等,文章隽永,趣味盎然,深受听众读者欢迎。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不久就重新登记出报,直至1952年始告停刊。   笔者既爱评弹又喜灯谜,故对这份小报非常关注,曾花了好几天时间,泡在上海图书馆里,将其饱览了一通。 披阅时欣喜地发现它从1951年2月1日的第204期起开辟了灯谜专栏,名曰《半周灯谜》。 还附有编者按语:“本报为提高读者兴趣,特辟《半周灯谜》,在新评弹中作为一个小小点缀。 ”加上该报主事者善于揣摩受众心理及推销自己,谜栏专置猜谜印花,剪下贴于应射信封才有奖品,奖品多为香皂之类的日用品等。 所以,别看这“小小点缀”,当时着实吸引了不少的猜射者呢。   报上所载的灯谜皆与评弹有关,例如:“此曲只应天上有”打南京路上的书场“仙乐”(注:乐,作“乐曲”解)。 还有猜评弹书目名的,例如:“妻财”打评话名《岳传》(注:别解为“岳家所传”);“月下老人酒醉”打弹词开篇名《乱点鸳鸯》;“一子参军”打弹词开篇名三:《百头》、《半字》、《传美名》(注:“一”扣“百”头;“子”扣“半字”;“参军”扣“传美名”);“扁舟获鲤笑颜开”打弹词书目《渔家乐》;“和尚圆寂”打弹词《白蛇传》一折《合钵》;还有用弹词开篇《剑阁闻铃》中的唱句“龙泪纷纷泣玉人”打弹词《啼笑因缘》中的《哭凤》(注;凤,作“贵妃娘娘”解)等,此谜极具本地风光之趣。 内中较多的是猜人名字的,如:“相如辱妻”打擅说《描金凤》等的弹词艺人“凌文君”(注:别解为“欺凌卓文君”)、“犬吠高山巅”打擅说《绿牡丹》等的评话艺人“汪云峰”(注:汪,拟犬吠声)、“孙二娘的姣儿”打票友下海的弹词艺人“张青子”(注:别解为梁山菜园子张青之子)、“服补药”(谐声格)打有“塔王”之称的弹词艺人“沈俭安”(注:谐作“身健安”扣面)等。

尚有打评弹作家的,如“出门七天”打“周行”(注:周,一星期)、“环球旅行”打“周游”(注:周,环形的路线)、“为儿孙奔波”打“牛马走”(注:如牛马般地奔走)等。

这些灯谜虽然浅显了点,但都蕴含谐趣,是很适宜报上征射之用的。

上一篇:苦心岂免容蝼蚁,香叶终经宿鸾凤。全诗意思及赏析 古文学习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