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王绩《过酒家五首》赏析

《过酒家》【年代】初唐【作者】王绩【体裁】五言绝句过酒家五首洛阳无大宅,长安乏主人。 黄金销未尽,只为酒家贫。 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 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

竹叶连糟翠,蒲萄带曲红。

相逢不令尽,别后为谁空。

对酒但知饮,逢人莫强牵。 倚炉便得睡,横瓮足堪眠。 有客须教饮,无钱可别沽。 来时长道贳,惭愧酒家胡。 作者简介:王绩(585-644)唐代人。 字无功,自号东皋子,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县)人。

隋末名儒王通之弟。

隋炀帝时,举孝悌廉洁,授秘书省正字,六合县丞,因嗜酒被劾而还乡隐居。 唐初,以原官待诏门下省,侍中陈叔达闻其嗜酒,特准日给一斗,时称斗酒学士。 后弃官归隐东皋而终。

工诗善文,作品多以田园、隐逸生活为题材,常以阮籍、陶潜自况。 诗风朴素自然,洗尽六朝铅华,为初坛带来生气,且对五律的成熟,有所贡献。

赏析:王绩嗜酒,声称求官是良酝可恋。 有斗酒学士、酒家南董的雅称。 自撰《五斗先生传》、《醉乡记》以示其好,崇尚刘伶、阮籍、陶渊明风范。 其人醉梦度一生,因酒被罢免,也因酒闻名。 《过酒家》又作《题酒店壁》,共五首。 第一首感于京都无人引荐,只能一头钻进酒肆。

洛阳无大宅,长安乏主人。 黄金销未尽,只为酒家贫。

唐代人喜欢饮酒,因此餐饮业特别发达,在洛阳、长安这样的大都市里,高档酒楼林立,酒筵极尽奢华。

当时的大都市里,有许多胡人开的酒肆,那里不仅有胡酒,还有迷人的胡姬,贺朝在《赠酒店胡姬》就生动描写了当时的情景:胡姬春酒店,弦管夜锵锵。 红毾铺新月,貂裘坐薄霜。 玉盘初鲙鲤,金鼎正烹羊。 上客无劳散,听歌乐世娘。 在这繁华的都市消费,有多少金山银山也会被挥霍净尽,那街头的浪子不知有多少曾是银鞍白马度春风,笑入胡姬酒肆中的五陵少年。

第二首承前交待迷酒原因: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

这些日子长饮不止,常酒醉不醒,但这与内在性灵追求是毫无关涉的。 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这两句是上两句的补充,说明不养性灵而长昏饮的原因,表面上似乎说自己昏醉不醒是随波逐流,但实际意义却正相反。 眼看何忍见出其中的痛切与无奈。 从人醉己也醉的酒语中,强意识迸发出举世沉浊,不可与庄语的愤闷和不满。 从字面上反用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 (《楚辞·渔父》)又前置何忍加强语气的强度,折射出一种高情胜气,独步当时(辛元房《唐才子传·王绩》)的清醒感。

王绩身处隋末衰乱之际,在隋炀帝大业(605-618)年间,不乐在朝为秘书省正字,求为六合丞,目睹豺狼塞衢路的现实,即以俸钱,积于县门,弃官还乡,临去叹曰:网罗在天,吾且安之!这种我为涸辙鱼的危惧,正是从在人尽醉世事昏乱国将败之预感中产生的切肤之痛。 因此不忍独醒蕴含求醉的矛盾苦衷,是遁世语,亦是愤世语。

该诗很符合一个长昏饮之人的口吻,脱口而出,不假思忖,看似胸襟全敞,而一片苦闷心思,借助五绝短句促调,更显真切。 既与滥行于隋末轻侧浮艳的宫体诗不同,也与初唐风靡艳丽的六朝余习有别,质朴不群的风格迥异时流,如鸾凤群飞,忽逢野鹿,正是不可多得也。 (翁方纲《石洲诗话》)第三首:竹叶连糟翠,葡萄带曲红。 相逢不令尽,别后为谁空。 大意是:胡酒以色酒居多,那诱人的颜色能引起人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可以联想到翠绿的竹叶,也可以想象它是舞女的绿罗轻衫;可以联想到那甜美的葡萄,也可以想象它是舞女甜美的红唇。 这样的美酒佳酿要和朋友一起分享,分别后不知到哪里还能喝到,即使能喝到,一个人喝也没有什么意思。 第四首:对酒但知饮,逢人莫强牵。

倚炉便得睡,横瓮足堪眠。

大意是:喝酒但求尽兴,不要强迫别人。

饮者随意,能喝多少,喝多少;想喝多少,喝多少。 喝醉了,躺在酒垆间就休息,或者把酒瓮放倒,钻进酒瓮睡上一觉,在梦中继续饮酒。 最后一首:有客须教饮,无钱可别沽。 来时长道贳,惭愧酒家胡。

大意是:人活着,就为了这张脸,朋友相聚,一定要请他一醉方休。 然而,千万不能忘记带钱,不能赊帐,要带足了银子去喝酒。 王绩可以说是唐代第一酒徒。

上一篇:《中小学教育》杂志是不是正规刊物?是核心期刊吗? 什么叫传统文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