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六章 斩尾之仇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你这狐狸,就不能消停一点么?没听到师尊刚才的嘱咐。 ”秦墨皱眉喝斥,也是奇怪这狐狸和西翎幽之间,为何是如此的水火不容。 按照这狐狸的说法,当初彼此之间虽有一战,却也没有到死战的程度,怎么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样。

“哼……,让本狐大人和她切磋交流,先胜过本狐大人再说。

”银澄撇嘴,翻了翻白眼,一脸的不情愿。

秦墨眯着眼,略一沉吟,传音小声问道:“当初,与幽帅的战斗,你不会是吃了大亏,或者,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依然是落了下风吧?”话未说完,就见银澄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当即跳了起来,脸色相当难看,龇牙传音回应:“哈……,本狐大人当年何等惊才绝艳,会在与同辈交手中,落入下风吗?是这个丫头,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差点将本狐大人的尾巴砍掉一截,差点长不出来了。

在我们大狐族有一句话-斩尾之仇,不共戴天!小子,你懂不懂……”斩尾之仇?!秦墨抿嘴,有些想笑,一想到这狐狸当初,被斩掉一截尾巴,单是想象那模样,就让他有些捧腹。

以这狐狸的性子,不与对方不死不休,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瞧着银澄闪烁的神情,秦墨也是明白,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这狐狸的性子确是记仇,可谓是睚眦必报,但是,西翎幽却不是这样的,能让她这般记仇,想必当初的那一战,双方都是吃了大亏,恐怕是这狐狸也使了什么损招。 正在这时,一旁调息的西翎幽,身上骤起变化,在她头顶上空,有着冰玉一般的真罡汇聚,凝成一个精英剔透的冰球,犹如冰瀑般的光辉洒落,将她笼罩其中,整个人朦胧一片。 一股柔和而冰冷的气息,朝着四周蔓延,充斥在寒冰庭院中,让银澄不禁是皱眉,它感到体内的妖族圣火,竟是蠢蠢欲动,似欲透体而出,汲取一些这种寒冰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本狐大人的妖族圣火,还需要寒冰之气调和么?这是所谓的阴阳调和?这不可能,本狐大人的妖族圣火可不是至阳的属性。

”银澄察觉到体内妖火的异动,则是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刚才,奕师所言,称西翎幽的寒冰真罡,对狐狸的妖火有极大的裨益,后者还以为是规劝之语,让两者之间莫要闹腾下去。

现在,妖族圣火对这种寒冰气息的渴望,似是印证了奕铭风所言,并非是随意说之。

但是,也让银澄感到疑惑,不明白为何有这样的情况。 要知道,无论是银澄原先的【青焰琉璃圣火】,以及后来融合的大妖圣火,两种妖火都非是至阳之焰,不需要与寒冰属性的阴力进行调和。

“这是幽帅的寒冰之力么?这样的寒冰体质,实是罕见。 ”秦墨则是凝神探查,发觉西翎幽融合的冰玉之球,有着无比特殊之处。

这股寒冰气息,竟是对神魂也有着压迫,让秦墨的神魂之力,隐隐有受冻的迹象。 也即是说,西翎幽的寒冰之力,竟是对肉身,对神魂,同时有杀伤力,这样的体质实是举世罕见。

略一思忖,秦墨已是明白过来,自小就被种下天咒之力,西翎幽的这种力量被压制下来,现在,体内的症结尽除,她体质的真正力量才是显现,其实力也会在短时间内,得到巨大的提升。 此时,银澄盘坐下来,运转体内的妖焰,在其头顶上空,形成一团双色妖焰的光团,与西翎幽的冰玉之秋遥相呼应,竟是产生了某种共鸣。 这样的举动,并非是这狐狸自愿的,而是体内的妖族圣火,强制其进行的行为,它也无法控制。

伴随着这样共鸣的进行,无论是西翎幽的寒冰之力,还是银澄的妖焰,都是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这样的力量共鸣,是怎么回事?”与银澄一样,秦墨对于这种共鸣也是相当疑惑,凝神注视良久,才是明白过来。

并非是西翎幽的寒冰之力,能与银澄的妖焰互补,两者的本源力量实则都是阴属性,并无法进行互补促进。 这样的共鸣,实则是冰玉之球的力量,能够冻结神魂,自然也能冻结妖焰。

而银澄的妖族圣火,需要这样的寒冰之力,进行冻结洗淬,来促进双色妖火的进一步融合。 至于银澄的妖焰之力,反倒是对冰玉之球,有着促进作用,使得两者之间形成了这样的共鸣。 刚才,奕铭风显然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那么说。

“姜还是老的辣,在见识方面,我还是比师尊差上许多。

”秦墨摇了摇头,而后也是盘膝而坐,继续之前未完成的调息。

砰!身躯震动,在秦墨身周,撑开一道青金焰环,将他笼罩其中,朝着四周释放强烈的神魂威压。 这样的波动产生,使得西翎幽、银澄之间的力量共鸣,越发加速的进行着,让两者的力量一点点增强。 至于秦墨,则是入定,将心神沉淀在神魂中,运转着青金神焰,感受着其中传递过来的惊人力量。

体内,那团青金神焰中,当秦墨心神彻底沉淀的那一刻,神焰中的那道身影似是颤动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眸中跳动着如太阳般的神异光辉。

“当青金神焰彻底大成的那一刻,我所拥有的力量,会达到哪一步呢……”秦墨低语,感受着这种无边无尽的力量,而后便是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轰轰轰……寒冰庭院中,三股力量光漩流转,盘亘在半空,传出雷鸣般的呼啸声,震得整个冰焱峰都是微微颤动。

……与此同时。

冰焱峰后山,大殿之中。 奕铭风与金童正在商议着什么,说起数月后的【阴诡骨塔】之行,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没有之前的那般轻松。 “本以为这些小家伙的实力进境,足够在【阴诡骨塔】中畅行无阻,看来还是我小看了大陆的年轻一辈。

”奕铭风摇了摇头,这般说道。

知晓那块阵盘,铁锈熔炉的来历,奕铭风则是明白,那些战血家族的底蕴之强,都是深不可测。 为了【阴诡骨塔】中的造化,这些势力必定会全力以赴,派出各自势力中最强的天才。 由此推断,绝域中各大巨无霸势力,也是一样的举措。 “这就是底蕴,这些势力沉淀千万年,就算是人才凋零的岁月,也能凭着无比雄厚的底蕴,砸出一两个盖世强者出来。

何况,如今的古幽大陆,隐有大世复兴之势,这些巨无霸势力雪藏的天才,恐怕会一一出世的……”金童一声叹息,他曾是天界王族的一代首领,自是清楚这些隐秘之事。 说到底,阵宗还是底蕴太浅,即便秦墨等年轻天才足够的惊才绝艳,但是,宗门终究无法给予太多的支持。

轰隆隆……陡然间,大殿震动起来,奕铭风、金童脸色微变,探查外界的动静,而后都是浮现惊容。 “这三个小家伙,实力在短短时间内,又有了进步。 我倒还是有些小看了他们……”奕铭风微笑颔首,神色之间透着一丝自豪。

就算阵宗的底蕴浅薄又如何,他这两个弟子就是依靠自身的天赋,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已是凌驾在大陆绝大多数年轻天才之上。 即便是不久后的【阴诡骨塔】之行,奕铭风相信,这两个弟子也不会弱于各大巨无霸势力的最强天才。

此时,在后山深处,一股惊人的妖气冲起,笔直撞向天空的大阵禁制,飞溅出耀眼的光华。 这股妖气透着冷冽,也散发着一种尊贵的威严。

上一篇:《上海书坛》中的灯谜(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